黑天鹅演变成灰犀牛,农机行业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做一遍!

作者:农机通 牛家通 本站发布时间:2021年03月18日 盛618登入

  新冠将世界历史分为新冠前和新冠后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新冠是很大的黑天鹅,降临之后打击和颠覆了很多行业,其中包括农业领域,目前黑天鹅正在演变成灰犀牛,对国内以及全球的粮食安全都提出了巨大的挑战,中国的粮食安全已提到了“党政同责”的高度,生产工具与生产力互为因果,中国的农机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农机行业,“现在开始,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做一遍!”,但生意本质已经开始发生变化,行业还是那个行业,但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商业模式就会做出完全不一样的结果,比如植保无人飞机创造了几十亿的硬件市场和上百亿的作业服务市场,顺带着消灭了地面植保机械。

  凭什么重做一遍?我认为是重新洞察需求,重新认知用户,顺着用户需求方向,找到催生行业巨变的力量,并匹配相应的商业模式,就可以用全新的方式把过去的生意再重新做一遍。

  经过深入思考和系统梳理,笔者认为在农机行业至少有以下几种生意有重新做一遍的价值和可能性。

  一、传统农机消费分级的机遇

  农机的消费端正在变得越来越丰富多彩,在农机补贴政策的引导和推动下,农机需求呈现更加明显的分化、分级和分层特征,我们姑且称这一切为农机的消费分级。

  一方面是国家在助推农业适度规模化发展,另一方面是兵团、农垦系统改革之后的“化整为零”。

  一方面是平原地区农机饱和、需求升级,另一方面是丘陵山地农机化方兴未艾。

  一方面是个体农户消费懈怠,另一方面是组织化用户和农事服务、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壮大和强势崛起。

  拖拉机、联合收获机、插秧机、农机具等传统的农业机械正经历着深彻的消费分级进程,具体表现为分化、分级和分层。

  其中分化创造出需求多样性机会,分级创造出结构性机会,分层增加需求的层次性和多样性。

  还是那个农机市场,但是需求变的丰富而饱满,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新做一遍,但生意的机遇和内涵已今非昔比。

  二、乾坤颠倒,后市场超越前市场的机遇

  过剩是市场经济的孪生兄弟,就象白昼过后必然是黑夜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前市场需求逐渐饱和,竞争主要是存量资源的重新分配,行业机会没有增加,增加的只是行业的内耗,但“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又道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旧世界的灭亡必然伴随着新世界的开始,农机行业也一样,一方面是前市场机会的流逝,另一方面是后市场机遇的壮大。

  比如农机零部件行业的生意就值得重做一遍。农机零部件行业的第一次大机遇是2004年-2018年的增量市场阶段的新机生产,从2018年之前,新机供不应求,所有的零部件企业盯着的是主机用户,能为约翰迪尔、久保田、一拖东方红等配套是零部件企业的最高追求,打入这些企业的供应体系就预示着搭上了财富顺风车。

  2018年之后,传统农机渐趋饱和,新的零部件企业不断涌入,稳定的合作关系被打破,行业的价格体系破位,零部件行业进入微利时代,“上帝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打开了一扇窗”,农机的后市场机遇开启,且数量累积到一定程度会发生质变,达到奇点后后市场的商业空间会超越前市场。

  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农机成熟市场,前后市场的利润比例是3:7或4:6,在农机的一生中,后市场的价值要高于前市场,后市场时代到来,二手机交易、农机大修、农机再制造、改造、金融、保险等众多的机会纷至沓来,同样是零部件,后市场将是全新的机遇,目前主要的几家农机零部件企业都在筹划进入后市场,后市场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三、智能化创造全新赛道和改造传统农机的机遇

  农机的智有化时代来来临,2020年被称为无人农机元年,上海、佳木斯、苏州等地多个无人化农场建立。

  与工程机械、汽车行业相比,农机的驾驶、操作、司乘人员更短缺,所以农机的智能化更迫切,再加上农村地广人稀,智能化农机使用环境更安全,所以自动导航和无人驾驶农机更容易推广,无人驾驶农机可能比无人驾驶汽车、工程机械更早普及。

  智能化是一种全新的技术,农机的智能化包括信息技术、自动驾驶技术、无人驾驶技术等。

  智能化之于农机行业,一是改造传统农机,二是颠覆传统农机,三是创造全新需求、四是创造全新的赛道。

  改造传统农机。比如辅助驾驶或无人驾驶的插秧机,与普遍插秧机相比,一是作业效率提高,有实验数据表明能提高30%以上;二是节约土地,提高产量,前者可以达到10-15%,后者可以增产10%-20%;三是节省人力,辅助驾驶插秧机至少能减少一个摆秧盘的人,如果能解决自动上秧盘的技术难题,无人驾驶插秧机可以节省3-4个人工,对于缺少劳动力的农业意义重大。

  颠覆传统农机。最有说服力的仍是植保无人飞机,其实植保无人飞机是能达到L4级水平的无人驾驶技术,智能化程度已超过L4级汽车。

  植保无人飞机最大的价值就是对地面植保机械的取代和颠覆,国产地面植保机械落后于美国和欧洲30年,欧美进口到国内的优尼亚、哈滴、马佐蒂等大型设备价值超过百万,国内用户很难消费得起,植保无人飞机作业效率超过了进口大型设备,价格只有这些设备的几十分之一,性价比优势突出,所以植保无人飞机颠覆了传统的地面机械,对国产和进品植保机械大规模大范围的替代,目前地面植保机械需求萎缩了大约50%。

  创造全新赛道。国产农机一直在喊弯道超车,但弯道超车的前提是国外农机产业停滞不前或倒退,但事实上欧美、日韩的农机产业是在更高的基础上快速发展,而国产在低技术水平上长期吃政策的红利,所以国产农机需要换到新的赛道或创造全新的赛道。

  在智能化时代,国产农机没有历史包袱,也不会陷入“创新者的窘境”,所以国产农机为自己创造了全新的赛道,第一个实现全球领先的是植保无人飞机,目前大疆和极飞的植保无人飞机已经全面领先于日本、美国和欧洲同行,植保无人飞机成为国产农机的一张名片,代表着国产农机的最高水平和产业优势;第二个即将走出国门开拓全球市场的是国产自动导航、无人驾驶技术、设备和农机,国产自动导航技术已经领先于欧美约翰迪尔、拓普康、天宝、壁虎等公司的技术,在智能化时代,国内企业更具开拓精神,行动更快,所以技术和设备领先于国产厂商。

  所以智级化新技术可以给传统农机设备赋能,智能化技术改变的不光是产品的样子和功能,而是整条产业链;智能化农机吸引了大量的新农人的加入,新农人正以一个新阶层的方式崛起,新农人阶层带来的也不光是对某个产品功能或某个新品类的需求,而是整个社会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和农业方式的改变,所以农机行业仍是农机行业,但是新的玩家的加入,游戏玩家和游戏规则都会发生彻底的改变。

  四、资本下乡、资本务农

  资本最大的特点就是驱利性,《资本论》里引用了一句话:资本惧怕没有利润或利润过于微小的情况。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

  长期以来,国内农机产业发展缓慢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资金匮乏和缺少大资本的推波助澜,背后的原因是农业投资周期长风险大而利润薄,但疫情之后,国家明显加大了对农业的财政转移支付,农业的成长性和利润空间打开,农业领域出现新一轮资本投资热潮,当然农机产业也包括在内。

  农机行业第二次上市高潮到来,上一次是2008年-2012年期间,以一拖回归A股,新研股份、吉峰农机开始,以星光农机上市结束;2020年农机零部件企业征和工业已发行成功,沃得农机、重庆威马正式提交了上市申请,新疆钵施然申请被打回,如果不出意外,沃得和威马2021年将正式敲钟,另外有智能化和高科技题材的农机企业,上海联达、黑龙江惠达、极飞科技、大疆创新、丰疆智能、极目科技、南方拓攻等植保无人飞机、自动导航、无人驾驶公司都在谋划上市,农机行业第二次上市高潮即将到来。

  资本与实业的结合,不仅仅是为传统的农机行业提供了宝贵的发展资金和流动性,而是利用资本和最新技术、商业模式改造传统行业。

  五、门口的野蛮人在敲门

  落后会被先进取代,保守会被激进改造。互联网、信息化正在对一个个传统行业进行着彻底的改造,这一次是超级技术+资本的力量。

  前文一直提及的植保无人飞机,其中的头部企业大疆创新科技用新技术改造了传统的植保机械行业,不但大面积取代地面机械的市场份额,而且吸引了几十万的新农人进入,创新了全新的用户和全新的需求,且不止地面植保机械,植保无人飞机正在对水稻插秧机、水稻直播机、播种机、运输车、投饵机,包括拖拉机在内的众多的农机快速的替代,这就是所谓的跨界竞争和“门口的野蛮人”。

  另外碧桂园、徐工、三一重工、京东等房地产、工程机械、电商行业的头部企业也想进入农机行业,只是他们还没有找到适合他们的赛道,据笔者了解到的信息,碧桂园、徐工将从水稻联合收获机、拖拉机领域切入农机行业。

  预计今后还会有更多的野蛮人来敲门,跨界大佬们进入农机行业,绝不是来扶贫或搞慈善的,它们会挟资本和技术优势,用超级技术和全新的商业模式对比传统的农机企业进行狂风暴雨、摧枯拉朽式的打击,目前国内农机企业自己很难完成行业改造的洗牌,而国外约翰迪尔、凯斯纽荷兰等又无意于中国农机行业的整合,所以完成国内农机行业的整合和洗牌的极有可能是门口的野蛮人。

  六、全球农机产业向中国二次转移

  疫情一方面是仍在蔓延,2021年3月份全球感染人数突破1.16亿大关,并且仍在以每天25-28万的速度在增加,所以新冠极有可能在局部地区恶化且常态化,中国成为全球的诺亚方舟,中国成为全球资本的避风港。

  预计今后几年欧洲、美国、日本等农业发达国家的农机产业将再次向国内大规模的转移,国内也将迎来农机产业第二次转移高潮。

  这一次转移,国内得到的极有可能是最新的技术、完整的产业链,与上一次用市场换技术模式会有本质的区别,如果这一次国家政策配合,措施得当,中国农机产业将会得到真正的产业升级进而实现全球领先。

  中国将由农机制造大国变成真正的农机制造强国,大的市场再加上实力强大的农机装备产业,以国内市场为基础,中国将真正成长起来比肩于约翰迪尔、凯斯纽荷兰、久保田等有全球竞争力的大企业大集团,但这些企业大集团不仅仅是以拖拉机和联合收获机为主业传统农机企业,有可能是用智能化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改造传统农机的大疆、极飞、丰疆智能和碧桂园之流。

  涉农行业从业者需要掌握一个规律,农业与国家、全球宏观经济大环境和大趋势有相悖离的趋势走向,也就是国际国内环境顺风顺水,农业不会被忽视但也不会被特别重视,而一旦国际国内大环境出现动荡或灾难或不确定性增加,国际社会和国家内部就会重视农业生产。目前全球范围内各个国家前所未有的重视农业生产和涉农产业,农机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环境,在这个时代大背景下,未来10年,农机行业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新做一遍,但新时期应该用全新的理念、方法和手段去实现。

分享到:
新闻来源地址: https://s618dr.psb886.com/
  • 暂无评论
加载更多
网站地图 百家乐 申博百家乐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代理开户登入 www.87msc.com www.89msc.com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会员登入 ag娱乐登入 太阳城集团 澳门银河赌场
菲律宾太城申博 盛618网址 申博太阳城 幸运大转盘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现金网